2013年6月9日 星期日

【ST】[AOS] There Is Nothing More to Say

哼唧,這是給好妹子寫得生日賀文wwww
雖然遲到了,但看在我辛辛苦苦還邊走路邊用爪機打字的份上原諒我吧~

✩日






Notice:
衍生作品:Star Trek-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用到了一點STXI&XII的劇情

CP:無。
→除非你說的是Enterprise/Scotty(?)

聲明:這篇文就是我寫的,除此之外,角色以及用到的劇情都不是我的(這可真難算


分級:PG
→基於有那麼點酒精以及一丁點的髒話,這就決無G的可能了(悲傷





*正文





【ST】[AOS]There Is Nothing More to Say


Montgomery Scott 是個多話的傢伙。
這話就是字面上的意思,Scott總是大聲抱怨著任何事,諸如舊金山令人髮指的天氣、星際艦隊偶爾配發給他的乾癟三明治,甚至是Keenser——那個除了瞪著黑眼珠啥也不會的蚌殼臉。事實上他並不那麼想花費力氣大聲嚷嚷,可又能怎麼辦?忍受星際艦隊將他絕妙的曲速理論當作一沱狗屎嗎?
Scott可從來都不真正覺得把Archer上將的愛犬弄丟是件多大的事(噢,他是該感到抱歉他知道,但他猜想大概沒多少人願意聽他從鼻子裡哼出的歉意),比起他被當成沱屎的理論,他目的沒有確實完成才真正令人惋惜,而他理論的前瞻性就這樣和他一起被疏忽、然後扔到了這天殺的織女星四號。
而這才是——這個什麼也沒有的鬼地方裡唯一的狗屎!
"看看他們怎麼評價我的哼?"無視手中抗議的咕嚕聲,Scott一邊揉捏著顆他曾不小心當作發霉三明治咬下去的Tribble,一邊尖聲銳氣地模仿著"你這驕傲自大的渾球,現在帶著你見鬼的理論滾得遠遠的,然後閉上你的嘴、巴!"
說完,Scott一把將手中的Tribble狠狠朝綠色蚌殼臉扔去,然後頹然陷入身後的躺椅內。


Montgomery Scott 很悲哀地是個多話的傢伙,並且,還很糟糕地是個天才。
這就註定了,他終將把他活到現在所能得罪的那些官僚主義者全得罪光,然後像是扔垃圾一樣地把一個多嘴的天才扔得遠遠地,最好是遠離舊金山甚至是離開地球,只求停止禍害任何人(甚至不是人類,對,就是那條狗!),並且——閉嘴。
上帝啊,是誰說丟個數學與實驗他就會心滿意足的?這全然地胡扯!
所以當一個來自未來的尖耳朵老妖怪,拽著另個被當垃圾踢出來的金髮人類出現在他面前時,Scott就知道,命運的齒輪已經壓上了這寒冰地獄的軌道,與他連同那隻被困在超曲速傳送中的狗,那一起被凍結的時間,全部輪轉了起來!
話雖如此,就在一切悲慘命運改變的那天,Scott和他們見面後的第一句話,當然還是脫不出的抱怨,蘇格蘭式的。
"你知道這一切有多殘忍嗎?我知道你們,這無盡的懲罰對吧?"Scott拉下眼罩抬眼,氣沖沖地說道。"我相信你們已經很盡職了,不過你們也可以快點來嘛!半年來我可只有蛋白質片!"
"你是Montgomery Scott。"那個尖耳朵老妖怪如此說。噢,原諒他這樣稱呼那個他以後會尊敬的......夥伴。他當時可不知道這老瓦肯人竟然來自未來,甚至還用Scott自己的理論把他傳送到了他夢寐以求的美女身旁,簡直太讚了!
"對啊,是我,除非這裡有另一個餓扁的星艦成員!"他不置可否。
然後他得到了比一頓暖胃美食更棒的東西——Scott自己發明的超曲速裡論(上帝啊,他證明了自己!他怎麼會沒有想到空間可以移動?),以及.......
U.S.S. Enterprise NCC-1701
當他第一次被自己的理論傳送上了Enterprise,他永遠不會忘記這澎派到令他愛抱怨的嘴巴完全吐不出半個字的感受。貨真價實的激昂澎湃!他居然被傳送到了超大水管內——上天為證,他,Scott,居然身在自己夢寐以求的美女體內。Enterprise可是位大力氣的美女,絕妙且性感,Scott老早就想親手摸摸她豐滿的引擎了!而現在他竟然可以親吻輪機室的牆、撫摸這優雅女士身上的每個細胞,讓她在自己身前展現出最熱辣的姿態。
"簡直太刺激了,我愛這艘星艦!"他決定道。
噢,可不是因為她是位力氣大的美女,還有豐滿的引擎,好吧,這也許是個原因?但可不只這些!
這一切只是,她美到令Montgomery Scott 這個多話的天才,唯之屏息。
Well,然後接下來的時間線就是這樣,他和那個金髮人類——Jim Kirk,最後成了Enterprise有始以來最偉大也最糟糕的艦長——因為酒精、酒精、還是酒精,以及一點點共患難的革命情感成了不可多得的好朋友。記得嗎?他們可是讓Enterprise在黑洞前風騷地一個擺尾,然後拯救了世界!
不過就算他們是好朋友,仍然改變不了Jim Kirk就是個渾球這事實。
"噢,Scotty——就一下就好,1小時...噢不,半小時就好,拜託?"
Kirk,他的好艦長、好朋友,正坐在他面前笑嘻嘻地懇求他,就好像Scott瞧著Kirk占據自己輪機室的地板、手裡抓著自己的酒時,還看不出這渾蛋的意圖那般。Jim Kirk甚至用力地將那長睫毛撲搧成兩隻金色蝴蝶,用最純良的嬰兒藍眼睛掩蓋——事實上並未特別費心遮掩,只是做做樣子的——不懷好意。
"想都別想。"Scott氣哼哼地抓著手中的酒瓶猛地灌落一大口,然後又用同樣氣哼哼地模樣,死瞪著歡快喝著他酒的該死艦長。"就算你把眼睛眨到抽痛也沒用,艦長!你休想碰她一根寒毛!半根也不行!我可不允許她掉任何一點烤漆!"
"拜託,Scotty,我是艦長!"懊惱地噘嘴,Kirk搓著臉頰大聲抱怨。"你不能阻止一個星艦艦長摸摸他的星艦,那是我的船!"
"當然!"冷哼了聲,Scott仰頭用鼻子瞪著Kirk"Jim,除了那頭漂亮的頭髮外,你簡直一無是處!你是個糟糕透頂的朋友,還是個他媽的渾球艦長!你竟然企圖駭入終端機裡毀了她好輪機長精心調整的編程!沒有艦長會摸摸她的星艦是拆了她、炸了她、毀了她!沒有!"
"嗯哼,我只是比較激烈地愛她,Scotty——"
"Bullshit!"破口大罵,並一把搶過Kirk手中的家釀酒,然後不小心潑得他明顯心不在焉的艦長一臉酒水。
"Scotty——"咕噥著接過Keenser遞上的毛巾(看起來有點髒,希望不要是抹布或者什麼的)胡亂揉過臉"你可真過分,就只是喝你一點點酒啊,Sunshine!"
"我很抱歉,艦長。不過你可喝了不只一點點,而是整整一品脫!一品脫對於試圖毀了她的人來說都嫌太多。"寶貝地將酒瓶貼蹭上臉頰,就算他為Enterprise提供的高酒精含量負不可推卸責任,Scott也不會將酒分給企圖對她不軌的人,就算那人是他的好朋友、他的艦長也一樣。
宛如捍衛王女的侍衛長,那是他第一次為了Enterprise多嘴,大聲嚷嚷著趕跑艦長這惡魔。
但回首面對她——他美得無人能及的女士,U.S.S. Enterprise NCC-1701——仍只能與之對飲,而後無聲傻笑著溺死在酒精裡。
誰叫多話天才Montgomery Scott愛死了這艘星艦!
而他在酒精中毒前,始終相信自己的生活終將如此——酒精、Enterprise,以及一整艘星艦跟他一起插科打諢的好朋友——持續下去。
直到星曆2259年,那個自稱Khan的渾球炸了第13區,而他為了自己的好朋友以及她——
"Jim,答應我,別用那些魚雷....."
他嘴唇緊抿,眼裡映出好友近乎破碎的神情。哦噢,Scott可從沒想過他除了惹腦星艦司令部那些官僚主義者外,他竟然連最後一個上司都惹怒了——他被開除了。
甚至還在他前上司 、他好友斂下的雙眼裡瞧見了遭自己背叛的絕望。
事情還能更糟嗎?除了從探險家成了軍方走狗?他可是連阻止自己的艦長拿最後一根稻草壓死Enterprise都辦不到啊!
Scott咽下亟欲脫口的嘆息,沉默地遞還輪機長的權限。
Bye-bye,我最寶貝的美女。
多話天才Montgomery Scott一年前在屏息裡愛上她,接著一年後緊抿著嘴唇,以靜默向他的美女道別。
那一刻,至少那一刻,Scott嚐到他像皮球一樣被踢到織女星4號時的滋味。


冰寒徹骨。


"他居然就這樣開除了我,讓我只能在這裡面對一個蚌殼臉外星人!"這真他媽的是一場災難,肯定是的。旅途該是探險家的歸宿,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困於軍方建造的囹圄內,只能在舊金山的小酒吧裡喝著悶酒,成了個落魄的探險家(Keenser可不能算,它連開開尊口安慰他都沒有)。
老天,他可真想念那些星星,還有航向未知時,輪機室內她興奮而溫柔的低鳴。
將酒水一口接著一口灌著,Scott頂著被酒精燒紅的臉對著Keenser大肆抱怨,豪不在意是否會有任何人對他過大的音量露出抓狂的神色。
反正他連James Tiberius Perfect Hair都得罪了,那就再沒什麼好在意的。他肯定會向大眾好好公開他的前艦長就是個靠那頭漂亮金髮勾引女孩的糟糕美髮男——
"哼哼,這不是James Tiberius Perfect Hair?"所以在他打開傳呼器時便禁不住這樣故作歡快地大肆嘲笑了起來。"你聽,我叫他美髮男嘿!”
Keenser毫無反應,只是轉著黑眼珠盯著他。
--'Scotty,我需要記下這個座標,23. 17. 46 .11。估計你去那邊就知道是什麼了。'
"咳,我當這是你的道歉。"
假意乾咳掩飾聲音裡的笑意,Scott在這刹那就決定了,不論接下來的對話是什麼都會接受。這可是堂堂Enterprise的Kirk艦長親自請他幫忙!(並且,謝天謝地,顯然他還沒發射那些該死的魚雷!)


上帝啊,他真的、真的想念漆黑宇宙中的星星們,還有Enterprise試圖朝宇宙邊際推進時的驕傲風采。


好吧,還有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地想念他的朋友。


--'Scotty,那可是你自己要辭職的。'
"是你逼我辭職的!"衝著傳呼器大吼,然後一把掐斷傳呼器那頭討人厭的咯咯笑聲。


請容他收回前言,他想念星星,想念Enterprise,但是一點也不想念Jim Kirk那個渾球


後來他又得知了一件事,這讓Scott更加肯定,他絕對不會想念Jim Kirk。
——才一天,他的艦長就幾乎搞炸了他們的美女。才、一、天!
"我離開才一天!一天!該死血腥的一天!"
他們竟這樣對待一位優雅女士?讓她從處女航之後再度被腹穿孔,這可不是剖腹產!竟然還將魔爪伸向她豐滿的引擎,噢天啊!我不過才離開一天!一天!脈衝引擎就被刮了遍,曲速線圈竟然還這樣裸露出來!啊啊!巴薩德採集器跟偏導儀!她藍眼睛再怎麼漂亮也不該被刨去——艦長,當然你的被挖走沒有關係!誰讓你竟然放任他們這樣欺凌她——
"Scotty!"
Kirk抓住他紅了雙眼的輪機長,眼神堅毅"至少——她,還活著。"
Scott傻愣地看著他的艦長,像是猛然被相位砲那種衝擊力攻擊後失了魂的痴傻模樣。
你可知一件最可怕的事實是什麼嗎?那就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拒絕Jim Kirk。他可是Jim Kirk,那個極度擅於實現任何不可能任務的Kirk艦長!尤其當他以那雙眼睛盯著你的當口,你幾乎能看見未來將放晴的那片藍天。
而這雙會奪人意識的糟糕眼睛就是Scott現在所面對的。
"我會修好她的。"Scott說道,他只能這樣說。
在Kirk的凝視裡,他這懷疑論者的任何論調都被壓回了心底,只剩短促的決心脫口。
是的,他不論如何他都會修好她的,就算前頭是黑洞,他也會令她以最動人的姿態脫出(他們之前成功了不是?)他會修好她的,絕對。


Montgomery Scott對著Enterprise安靜許諾。
然後Scott在幾是面對死亡的絕境裡,從輪機室挖出家釀酒惡狠狠灌落一大口,而後遞給他的艦長。Kirk探手接過後大口灌落,然後咧開嘴笑了。
"當然!我們總是如此。"Kirk說,得意洋洋的笑容裡,有著能贏過小林丸測驗的絕對自信。


我相信沒有無法獲勝的險境。
他記得有次跟McCoy醫生還有Jim三人一起喝酒時,McCoy醫生拍著Jim的肩,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好兒子,大聲嚷嚷著,Jim是如何用這態度於小林丸測驗玩了場漂亮的博奕,並在大會上將這句話狠狠摔到了Spock的臉上。(該死,Scott!你知道什麼是沒有牌就能在賭桌上吹牛的天賦嗎?就是Jim啊!就算沒牌給他點時間,他準能弄出滿手好牌!'我相信沒有無法獲勝的險境。'可真會說。)
Scott現在可了解這話的意思了。
打從昏迷中清醒他就知道事情簡直糟糕透頂——好吧,還有那麼點莫明其妙,甚至荒唐到有那麼點可笑。前一秒他還得抓著圍欄小心不讓自己失重,眼睛一閉後再次醒來,Enterprise就從沉眠墮天的狀態裡甦醒,破雲而出。
那是——奇蹟
是啊,是奇蹟。否則他的寶貝終將化為那抹最耀眼的陽光墜落海洋,否則他們全體成員都會在連咒罵都來不及的情形下死光,甚至悲慘地,旁邊連杯蘇格蘭威士忌也沒有。但是,現在他們就像一眨眼便穿過黑洞來到了個充滿希望的平行宇宙那樣誇張地活了下來。
"噢,上帝啊,連時空旅行都沒這麼扯蛋...該死的,這皮帶釦是忘了抹油嗎?"艱難地拆著皮帶釦,Scott在不住咒罵中夾雜著對上蒼的祈求,希冀著潘朵拉留在盒子裡的玩意兒真能相信,希望真有所謂的奇蹟。
可所謂的奇蹟就是那句:我相信沒有無法獲勝的險境。
"你真該死的是個渾球!"Scott衝著剛爬出J式管的Jim破口大罵,眼淚也同時掉得毫無章法。該死!眼淚完全無顧自己意願地就這樣啪地掉了下來,可一點也不讚啊,Jim!該死!真的該死!他早該同意Jim那句話的,小林丸測驗就是個賤人。
還有他的艦長——那個遲早會成為U.S.S.Enterprise NCC-1701永遠艦長的傢伙,是這樣激烈且荒唐地愛著她啊。
沒有艦長會摸摸他的星艦是拆了她、炸了她、毀了她!
但同樣也沒有艦長會賣了自己的命只為了救所有人,只為了保存她!
——不該是艦長的!現在在幅射室裡面的該是他,Scott啊!渾蛋!
"你真的是個天殺的渾蛋!Jim!"
一拳敲在邊牆上發出悶悶的撞擊聲,Scott緊咬住下唇露出了笑容,雖然整個笑容看起來像是在哭,但他確實在笑的。接著用衣袖抹掉眼淚,該做的事情仍得做,他總得通知這艘星艦上的大副。
然後Scott就這樣靜立在旁,靜悄悄地注視於輻射的汙染下已然失明的摯友,一邊安靜地為著Enterprise擁有這樣的渾蛋艦長感到驕傲。


當然,他也同時安靜地用著飽含淚水的雙眼,等待見證上帝帶來的真正奇蹟。



拜託,他可是Jim Kirk!事實上全名是James Tiberius Puppy Eyes Perfect Hair!若說那頭耀眼的金髮足以炫人耳目,那麼只要目睹了那雙嬰兒藍的眼睛,就沒有人能夠真正拒絕他啊,就連上帝大概也差不多吧!如果上帝是外星人的話......這很有可能不是嗎?
未來他會向艦長提議讓他們證明這一切!


不過——
先讓他待在輪機室履行他對她的承諾吧。


他可要好好地摸摸劫後餘生的美女,拍拍她豐滿的引擎,並且將她打理成能夠帶領他們迎向光輝燦爛未來的絕妙星艦,然後等待將她最炫目的姿態呈現於病床上那藍眼睛睜眼的刹那,等待出航。
Montgomery Scott 就是個多話的傢伙,而且還是個該死的多話天才。
這個多話天才一年前在屏息裡愛上她,接著一年後,緊抿著嘴唇,以靜默向他的美女道別。
接著在一天之內,安靜地絕望,然後在下一刻靜悄悄地為他的美女擁有全星系最棒的艦長感到驕傲。
噢,上帝啊,Montgomery Scott面對這位霸氣軒昂的優雅女士時總是只能瞠目結舌,像個初戀的傻小子那般癡迷呆望關於心儀女士的一切。
——誰叫多話天才Montgomery Scott簡直愛慘了這艘星艦!
可沒關係,無語的天才Scott會用行動來證明這一切——行動勝於空談!



"來吧,讓我將妳打理成柔順的小貓,讓妳以最耀眼的姿態出現在眾人面前,閃亮登場。"



轉動著扳手,Montgomery Scott嘴上咧開個會獲得艦長口哨、女孩微笑的溫暖笑容,大步向前。




【END】









*所謂後記


耶嘿~再說一次,好妹子生日快樂wwwwwww
看到你喜歡我是真的很高興啦嘿嘿,好吧,基本上是超✩爽wwww
雖然被驚嘆號洗版是件很好笑的事情XD


哼哈哈, 6月第一篇跟第二篇更新都是ST,感覺有種不明所以得爽感~
畢竟STID投入了一小型彈,接下來該一連串的連鎖效應了wwwww
我當然是說我家,SY上的連鎖結果讓我好驚恐..........._(:з」∠)_

來說說這篇文吧!
其實會寫這篇Scotty中心文,最主要的原因是出於我的怨念——
SY居然沒有半篇Scotty為主線的文,這還不打緊,連身為旁觀者看SK的視角都沒有!!!!!!!!
這什麼世界!!!!!!!!!!!!!!!!!(T'Pring好歹數字系列還有文,連Sam都有!!!!!!身為Kirk好閨密(?)的Scotty怎麼可能會沒有!!!!!!!!!!!!!!!!!!!!!!!
所以我就寫了欸嘿嘿wwwwwww
並且預定了之後兩篇(掩面(竟然啦(寫了Scotty後會愛上寫Scott喔!!!!!

不過話說回來,我在寫這篇時深深認知到一件事.......

給ST找個SW導演,那麼就會發現一個不小心偷渡了什麼。
給Scotty文找個小艦長廚當編劇,那麼就會發現小艦長的spark light打得有點多
(鏡頭歪了唷

沒辦法,小艦長自帶閃光啊(看那雙眼睛)!!!!!!!!!!
害我寫到一半差點歪掉(爆笑
最後拯救了回來,真是太萬幸了!!!!!XDDDDDDDD

話又說回來好久沒有寫ST了(愧疚
寫起來整個像轉了個圈一樣,前陣子我寫文是在囉囉嗦嗦個什麼啊!!!!!!(翻桌
ST寫起來好清爽!!!!!!!(彈跳)
不過因為太清爽就得意忘行了起來,導致開頭整個我手寫我腦啊wwwwwww
希望這篇文有順利傳達出我寫ST-AOS時喜歡的輕快氣氛wwwww

那麼,最後再說一次:


生日快樂唷 <3


以上。





2 則留言:

  1. Scotty!!!!!!!!
    無法形容看到''摸摸她豐滿的引擎''讓我笑得有多厲害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愛小E最棒的輪機長。(語懇情深

      除了豐滿的引擎,還有性感的碟腹,攝魂的偏導儀,把我的心也捕捉去的巴薩德採集器啊!!!!!!(不要在這裡宣洩裡的慾望!!!!妳不是小E的騎士

      下次再來寫一篇輪機長YY小E的文好了(被揍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