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原創】[呵痾]情人節裡打光棍[2013七夕之一]



那個,遲到的情人節快樂痾痾痾_(:з」∠)_


雖然妖怪久違的更新不能直視............
雖然妖怪久違的原創簡直羞恥......................
但對不起大家了,還請海涵,如果有一丁點興趣就點開吧,沒有興趣就離開好護眼謝謝(天啊,好恥掩面(而且兩個月沒寫文還先寫原創我腦子抽了(還寫我最不會寫的笨蛋,更蠢痾痾痾痾,拜託讓我把自己埋起來!!!!!

Notice:
原創

CP:胡恭/柯謹行

分級:PG
KISS算PG吧,還是算PG-13?

其他: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沒有文筆沒有文筆沒有文筆
還有作者兩個月沒寫文了(甚至可以說四個月沒寫了痾痾痾),沒信心啊

讓我死了吧(倒




*正文





【原創】[呵痾]情人節裡打光棍



胡恭是個帥哥,至少,一個中等帥哥。
雖不能說是帥得天怒人怨、一張臉精緻同櫥窗內假人,但好歹也是人模人樣,不欠女孩賞個含羞帶怯的嬌視,而拔掉號稱不到200度眼鏡後的瞇瞇眼更是自小至大公認的魅力焦點。以寫作在社會上混飯吃,勉強稱得上文壇新銳,更數次差點被編輯老爹曬上封面,恨不得在他額頭上打上大大的王子標籤(都什麼年代了還「王子」?現在王子除了當滷味麵外,大家都吃科學麵好吧!胡恭想到這稱號總沒好氣地黑了半面臉。)。


中等帥哥、文壇新銳——這樣的男性,卻說自己沒有女朋友?怎麼可能!
只不過剛好「又一年」在情人節分手而已。


所以在分手的現在,胡恭只得將一張俊臉烏陰成沙發上最帥的馬鈴薯泥,轉著電視等待著好兄弟,一如既往地不請自來。


「天山大蜈蚣,還不快快起身迎駕——!」開鎖、踹門一氣呵成,柯謹行迎著暑期颱風嗖的一聲竄入門內,引得原本就脾氣暴躁的屋主,眼裡更加括起絕對應景的慘慘陰風。就說七月鬼門開,什麼不三不四的東西都被放出來了!其中首推當然是這位外表溫和略顯精明,實則智商有待商榷的小警察,柯謹行。
「喔,迎駕?你孫猴子嗎?旁邊有石牆,趕緊撞回母體去。」胡恭冷哼了聲,對這不請自來的好兄弟,除了眼珠子與按著電視器的食指外,連跟眉毛都沒挑動半分。
「我姓柯不姓孫,而且還是為了你這在情人節一定被甩的人來的!噯!你這傢伙什麼時候才能學會禮貌?」撇撇嘴,柯謹行熟門熟路地清理桌面後放下大包小包的食物,接著轉身走個數步拉開冰箱門,而後咬開啤酒拉環並拋了罐麒麟給胡恭,最後更自顧自地抬起胡恭翹在沙發上的長腿給自己在雙人沙發上打理出個空位,怡然自得。
靠,這傢伙還真當這裡是他家啊?
胡恭翻翻白眼往沙發內側縮了縮,就在要灌入第一口啤酒時,猛地被塞入一嘴麵腸。
「來吧,說!這次又是那個漂亮女孩讓脆弱的小胡恭受到傷害了?」
氣得要回頭質問,被強迫餵食的胡先生就正對上好友那慷慨赴義的壯烈模樣,好似聽他悲哀到難以計數的情史是以命相計那般,而柯謹行自己則是多麼地重義氣,多麼得情意相挺到幾乎要被自己感動那般。
除了那對骨碌碌笑意直轉的大眼,沒心沒肺!
胡恭輕嘖聲,對著好友擺明看熱鬧的雜碎模樣,他僅是自顧自咀嚼出滿嘴麵腸香,並在體會箇中美妙後,一把搶過柯謹行抱懷中的滷味,完全放置那對好奇的大眼在他面前眨巴到抽筋。
「嘿,哪有人搶走全部的!」伸筷搶奪。
「進貢,上繳。」以筷治筷,奪回豬頭皮。
「收了貢品好歹也相對付出,說啦!」進攻鴨血。
「行賄罪,員警不要知法犯法。」將奪回的鴨血一把塞入口中。
「老子是情意相挺!」怒極,乾脆血盆大口一張,咬上胡恭停在空中的竹筷,柯謹行雙頰大臌,得意洋洋地大口咀嚼豆包,發出喳吧如訕笑的聲響。
瞅著眼前那居高臨下的囂張嘴臉,胡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品味居然會有這般骯髒的友人,思緒在柯謹行的臉上與自己手中的竹筷間來會擺盪了會兒,考慮到對方口水吃多了智商鐵定會降至難以挽回的境界,胡恭毅然決然抓過友人手中尚未動過的竹筷,將自己沾了柯謹行口水的筷子塞入對方手中。
「髒鬼......。」小小嘟囔了句,換得的只是噘嘴裝可愛的賴皮臉還有自己已翻轉至無力的大白眼。
「嘛,反正咱倆是交換口水長大的竹馬竹馬啦!」用力朝胡恭肩上一拍,順便在對方的襯衫上抹掉手上的油膩「所以願意說了嗎?就像當年大學時一樣。」
「大學?你在說什麼傻話啊?我到現在仍想不透當初怎麼會找你喝悶酒。」咬著啤酒緣,與喜歡台灣啤酒(金牌限定)的友人,胡恭更喜歡微酸的麒麟啤酒,但說到底也沒什麼好比較的,他們也只喝得起便利商店的廉價啤酒。
「你難過,我有空!」清脆彈指,順便朝嘴裡扔塊豆干,巷口的滷味就是吃不膩的好滋味啊。
說真的柯謹行其實不討厭每年都來陪那位,不知怎地,都在七夕跟女朋友分手的胡恭,然後把本該一片陰霾的悶酒大會,過成低智商的吃吃喝喝單身派對!雖說這樣也挺不賴的,但就只兩個大光棍相依過節,想來想去還是一個悲哀了得!


這該死的單身派對到底什麼時候結束啊啊啊啊!我也想交女朋友啊!萌少女才能拯救我拯救世界!柯謹行內心句句血淚地控訴——他娘的,這世界沒有善意!


「柯刑警,憑你的職業跟為人,別想了,大光棍。」為著友人全演繹在臉上的內心戲嘴角微抽藏不住的竊笑。
「靠,胡呵呵,你什麼時候學會讀心術的?快教我這招!」無視於胡恭對他的嘲弄,柯謹行的心思這會兒全被自己美麗的幻想泡泡給吸引,老天,他要是學會這招,在警局不就衡著走了!不是螃蟹也很帥氣啊!
「........你智商已經比整條街的平均值還低了嗎?」沒好氣地說,胡恭覺得啤酒罐緣都要被他的無奈啃食殆盡了,也許他該戒掉這點口癖。
「這倒是沒有啦噯,只是我要是學會讀心術不就能知道今天分手的原因了嗎?每年可都要我瞎猜半天,而且到最後你總是什麼也沒說。」柯謹行苦笑著撓撓頭。
打從大學時,胡恭這傢伙女人運就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亂子還是命宮缺水的,紅顏禍水怎麼也淹不到這男人身上,第一任女朋友是可愛型學妹,水靈靈的眼睛可是把喜歡可愛型的柯謹行魂都勾了半去,誰知在第一年的七夕,這眾人看好的感情就這樣隨著胡恭扛著一打啤酒還有幾包滷味,把他從聯誼聚會裡拖出來而告吹。那時他可是第一次看見這個總是對他惡言相向的嘴賤渣渣埋在他肩頭幾乎快哭的神情。
那時他們什麼也沒說,就是同現在這般大吃大喝大聲唱歌,然後靠酒精濃度僅5%的啤酒把自己淹死在他髒兮兮的公寓地板上。


只是,縱使事隔多年,柯謹行總是無從忘記,那天夜裡他望入好友的眼睛,那裡僅剩的荒涼與死寂。



對著柯謹行難得印滿關心的溫和面孔,胡恭只是歛下眼,悶聲咀嚼著滷味,然後在喉嚨有些乾澀,張口企圖啜飲幾許酒水時,發現安靜的斗室內只有空虛的抽氣聲,該死的,啤酒一滴不剩。嘆口氣,不甚愉悅地將啤酒罐劈哩啪啦壓個爛,並無視自己數分鐘前才厭棄過的柯謹行那骯髒舉止,胡恭抓過好友手中的啤酒仰頭乾盡,而後在對方抗議前,於友人耳邊低聲吐露了個詞句——


「劈腿。」胡恭低低笑開,有些自嘲。


「什麼!?劈腿!?雖然在你分手的原因中,我從沒考慮過這麼正常的選項,但憑你的長相,那女的竟然還劈腿,對方是什麼大企業土財主嗎?」柯謹行在劈腿二字撞入耳內後,便驚恐於怎麼會有人不選擇自己這長得人模人樣的好友。雖然那男人肩上還扛有房貸與車貸啦!但這靠外表騙吃騙喝的傢伙,去絕對能靠賣身海撈一筆!他可是編輯爹地欽點的小王子欸!
「不是,他只是個除了有可以騙騙人的溫柔外表外,一無是處的低智商二足哺乳類。」拍開對方湊近打量自己的眼神厭惡答道。
「什麼?原來是小白臉啊!這樣你也不差啊!」除了脾氣有點差,性格有點懶,講話有點雜碎,廚房打理有點低能,基本生活機能有點障礙,以及限定地點的該死潔癖外,這傢伙還挺好的啊!柯謹行上上下下來來回回將胡恭看了個通透,滿臉狐疑,甚至擺出視死如歸的神情,朝他湊近嗅了嗅懷疑對方是不是有狐臭,然後再下一秒被蜈蚣抱枕甩了個滿臉。
「沒禮貌!說也不說就這樣砸過來!你這樣對待你的同類對嗎?」揉了揉被當靶心打的鼻子,並惡狠狠打了個噴嚏,柯謹行相信要是他鼻子上有標示,胡恭鐵定訓練有素獲得滿分,媽的!
「不管是你還是那個隻大蟲子......」厭惡地睨抱枕了眼,胡恭撇嘴「我都只承認一件事,同類的是你們兩個!那讓你們親密接觸為自己在內心貶低你們的主人——我,不是挺好的?」
「不好!我又不靠你養,什麼主人!小白臉蜈蚣。」
「呵。」
「幹嘛,胡呵呵亂呵呵?」忽地感覺背脊一陣發涼,該不會七月鬼門開,鬼鬼也要見情人而把他誤認為投胎後的另一半了吧?不然胡恭這聽習慣的呵呵亂笑怎麼可以秒開空調?脊椎兩側冷汗踢踏跳得好清涼!
「吃我的(錢消費的)、用我的(居家產品,冰箱可不是給你開得這麼順手的)、睡我的(床還有沙發!你只配睡地板!),不是靠我養是什麼?小、白、臉。」胡嘴裡說不出好話,一針見血。
「別吵,情人節被甩的光棍!」心虛逃離戰場去抱了一箱啤酒打算灌醉腦子清醒的友人,來個借酒獻胡恭,雖然同時心裡孬孬地想著,何必逃跑?好歹自己有洗衣煮飯付出勞力兼陪睡——靠,自己又不是人妻那種大媽!老子是男人!
習以為常地看著又陷入了異世界的好友挑眉,順手從柯謹行滿懷的啤酒中抽過一罐,然後往對方頰上貼去。看著好友倏地驚掉了臉上的柔和線條,繽紛多彩的髒話狂咒著驚跳開來,這愚蠢模樣,令胡恭抿了抿唇,終究還是忍俊不禁,放聲大笑。
氣呼呼地用著衣袖瘋狂將面頰擼成家暴似的一片紅,柯謹行聽那惡人沒血沒淚的狂笑本想咆嘯回去,卻在瞧見胡恭笑得前後俯仰時,跟著咧開了嘴。
「彼此彼此,光棍乾杯?」胡恭笑道。
「光棍乾杯!為來年光棍再見!」啤酒向前,匡瑯脆響,柯謹行歡呼,嗆飲盡半瓶,並且豪不在乎地任由嗆出口的另外半瓶酒水流滿衣襟。
「我下一年可不會是光棍!」瞪著柯謹行骯髒的衣襟,胡恭語懇情深。而古理古怪、腦子鐵定洞很大的柯刑警,絲毫不顧他人民保母的正派形象,露出邪惡笑容,雙臂一張就朝胡大作家撲去,濕淋淋的衣襟與酒水冰冰涼涼,連著身體的溫熱形成黏膩噁心的觸感,就這樣隨著柯謹行黏呼呼的語調貼在胡恭背上。
「什麼啊?我以為你就算打一輩子的光棍也不會背棄我——胡—呵—呵——!」大聲哭喊,滿是痛心疾首痛徹心扉的神情,柯謹行賊笑著將黏膩濕漉的上衣用力蹭磨於胡恭頸背,大著膽子地一次、兩次、三次——


「閉嘴!不要碰!我!」
青筋隨同咆嘯炸開,忍受達極限後理智斷裂的胡恭一把抓起手中未罄的啤酒當頭往低智商友人的頭上淋澆下去,並在對方猝然不及還手之際,搖動未開的啤酒罐將柯謹行炸了滿臉,溫和好青年就這樣成濕淋淋野人型怪獸,張牙舞爪,一場光棍節啤酒杯第三次世界大戰就這樣在低智商的防線中轟然炸開。



直至用光所有的啤酒、嗑掉所有的食物,而惡徒醉臥沙發怡然自得之時,抓著拖把清理一片杯盤狼藉的胡恭才感到一陣後悔。都三十好幾了,該有的腦容量也都有,該開發的腦範圍也開發了,理性與感性的拉鋸戰,珍奧斯丁也說理性雖不可脫出感性,終歸是理性的勝利,這樣三十有餘有腦袋有理性的自己,居然遇到了低智商怪獸也連同被拉低了智商——靠,這是否是種病?更悲哀地,自己居然還挺樂此不疲的。


將雙手撐在拖把柄上,好神拖在水桶裡被擠出沙沙水聲,胡恭死瞪著在沙發上睡成活屍還撓著肚子的朋友苦笑。


「傻子,看來現在告訴你分手的實情還太早哪,明年可要繼續陪我啊!」聲音在幾是融入靜謐的斗室內,低不可聞。


「我們分手吧!」男人在女人期待的燭光晚餐結束的那剎那,啟口。
「咦?這是開玩笑的吧?」美眸裡寫滿錯愕,她知道自己的男友行情不錯,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也不是新聞,甚至打從一開始這男人就告訴自己,他絕對不會真心相待。但女人從未想過這整年與之相處不錯的自己也會這麼快被甩,至少.....不會在這樣難堪的時節。
「不是玩笑,我們分手吧。」男人低語嚴肅,嘴角卻噙著少見的柔軟,但女人絕望的發現,這溫柔絕對不會是屬於自己的。
「她是誰?」緞面餐巾紙在素白雙手上被揉成醜陋的忌妒,並將滿腹的情感溶出哭腔。
「除了有可以騙騙人的溫柔外表外,一無是處的低智商二足哺乳類。」在女人自眼角淌落的水珠上映上,她前所未見的歡快笑容,男人殘忍抓起帳單,轉身離去。



輕笑了聲,回想著分手的情景,感自己覺有些對不起那喜歡自己的女孩,不過早說好了,就一年嘛。胡恭無謂聳聳肩,而後偏頭想了想,拎過衣架上的厚外套往他好友身上扔去(可別想讓他將乾淨的被單蓋在這沒洗澡的髒鬼身上!),而後低頭湊上前去就著月光啃上沙發上那張吐不出好話的嘴,將對方喃喃口中的愚蠢夢話全吞入一個不含情色意味的期許親吻裡。


他那除了有可以騙騙人的溫柔外表外,一無是處的低智商二足哺乳類啊!


「光棍節快樂,柯。」
柔聲,替對方拉了拉蓋在他身上的厚外套後起身,就在此時,沙發上的身影彷若有感似第抬手揪住對方衣領——



啪!



低瞅著眼前這個睡昏頭的大白癡,胡恭揉了揉被打了個五指印的紅腫俊臉,印堂發黑——不,是在一片漆黑中化為魔鬼羅剎,陰騖笑開。





翌日。



「靠,胡恭大色狼你是不是半夜偷襲我,為什麼我衣衫不整啊,還有紅痕啊啊啊啊!你跳蚤啊!肚子上的瘀青是怎麼回事!?據我員警的直覺,基於我睡前明明躺在沙發上,醒來卻被你踩在腳下,再加上我肚子上範圍過大的瘀青,我一定要把你的腳掌砍下來去建模比對!用證據讓你哭爹喊娘!」



「閉嘴柯刑警,我頭!痛!我在趕!稿!再吵就把你龜甲縛遊街!」



「性騷擾啊!杰哥不要啊啊———」



「......Fuck My Life!」










fin.




*所謂後記

啊啊,好久沒更新了,對不起QAQQQQ
那個.....大家情人節快樂啦(???(雖然遲到了.................
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情人節我準備了一些小點心來給大家,不過因為我還沒全部寫完,只好先發這篇抵著了,還請大家海涵QAQQQQQQQQQQQQQQ

拜託上蒼快保佑我這幾天能順利寫出來,有寫的話下篇就是ML了!


來談談這篇文吧!
關於這篇文......................................嗯,是原創。
原創。
好吧,後面的朋友應該比較習慣看我發二創,但其實我大體來說算是從原創入門的喔!
而這文,就是該死的原創呵呵。
是關於大作家胡呵呵跟小警察柯痾痾的故事。
嘛,其實我還沒準備好像大家介紹他們(///艸)
只是因為有個實習實習到很想哭的笨蛋跟妖怪許願
她說:拜託妳寫他們,我想看QAQQQQ短篇也好QAQQQQQQ
看她很可憐的樣子,就趁七夕隨便寫寫虛應一應故事(欸嘿
希望當事人喜歡啦,真的(掩面


因為我真的沒打算介紹, 所以大家也不用先急著認識他們XD"
如果好奇,就繼續往下看吧!

關於他們你只要知道三『關於』:
1.關於他們的性向,不一定會是Slash。
因為妖怪無法決定要寫BL還是一般向,所以就決定乾脆兩個都寫了唷!!!(σ ¯▽¯)σ
如果裡面出現了各種梗,ST、BBC或其他,就私心,我想大家都懂(?)

2.關於胡呵呵跟柯痾痾:
照汪汪對這兩位的認識——
她說:
『他們兩個除了本篇外.......除了正經事,大概人生也沒重點XDDDDD』
『柯痾痾的人生差不多就是:吃飯、睡覺、吵胡恭』
『胡呵呵的人生嘛........就是:趕稿、馬甲、戳痾痾(是言語上的,而非物理上的)』
大概就是這樣的兩個傢伙......簡而言之就是,笨蛋,嗯。

3.關於的行文風格,還在抓不過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情形:

就是這樣啾咪 ←
如果接下來出現他們的故事,大概會依舊照著這種廢話路線寫下去吧(悲劇(?

如果看完這篇大家有一點點的笑意我就很滿足了真的。



大概就這樣吧,以上。_(:з」∠)_









2 則留言:

  1. (吃掉)

    告非,我本來以為是傲嬌小綿羊的大作家竟然是個黑,還是大黑!警察叔叔快逃啊(驚恐
    拌嘴那段這兩個男人是在少年什麼?這根本就是同宿舍死大學生打鬧的fu啊XDDDDD(那種噪音吵雜感真是ww

    看完,我發現,文風真的變了呢(歪頭
    上一篇Scotty就有點苗頭,這一篇更明顯。嗯,如果說本來的文風是一整篇的長詞/詩,現在就是現代小說感吧。嗯嗯。

    吃完啦(合十)

    然後我等著看傳說中大作家寫的許多小故事(搬凳子

    回覆刪除
    回覆
    1. 傲嬌小綿羊?你當作家都走單純纖細風嗎?(不可能啦
      傳說中的大作家之所以投身寫作其實只是單純的——勞資不爽,要婊給全世界知道!(欸?(請不要在這裡敗壞自家人形象好嗎
      還有是**警察叔叔自己自投羅網的**!!!!!!(認真(大作家可是一畢業就逃之夭夭(灼灼其華?(別亂 (之子于歸,宜室宜家~(唱(IKEA!

      至於青春少年.......就大概講一下好了(?)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這兩人缺少了轉大人的時間。
      在大作家還不是大作家時,因為這樣那樣的彆扭原因,所以大作家一畢業就逃之夭夭。警察叔叔一開始沒特別想找到自己的作家損友,直到某天心血來潮,花了好一點時間找到他,找到對方時,呵呵已經變成大作家了~
      而這中間,隔了數年。
      所以警察叔叔跟大作家,他們中間缺乏了轉大人的相處,學了又彆扭,導致這兩人相處時就像時間停留在那時的死大學生一樣(悲劇,無法成長的宿命
      另一小部分原因是因為幼稚(這是很大的原因吧!!!!
      再一部分就......因為拒絕成長?(嗯.....
      這真是困擾,扯到這兩隻就很多故事要寫,拜託這兩個沒重點的給我個主軸!!!!跪求!!!!(你還奢望這兩個人生沒重點的吐重點嗎?= =
      如果沒意外的話,關於傳說中的大作家(?),可能會先寫《21條生存法則》吧!沒意外的話_( :з」∠)_(不過還沒決定好究竟是要短篇集還是長篇故事,都很好玩? (雖然我心水於《置身事外的NPC》,可是現實考量——時間上的問題——比較不好寫捏......

      文風就.....每次停機4個月,開機後就會變一次啊(????(這樣不知道好不好~
      不過現在是什麼樣的文風還不好說,得寫一陣子穩定下來才知道(躺平(現在還很不順手,太久沒寫了.........
      話說照你這樣說來,可能是因為吃什麼吐什麼吧(咀嚼(寫ML那段時間我迷上詩集(像條牛的我←

      P.S.沼澤你可以理解這兩隻的廢話多佔字數嗎?(崩潰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