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日 星期三

【2014新年賀文】[SK][ML][葉藍]新年快樂


睽違三個月的更新XDDDDDDDDDDDDDDDD
結果一更新就是多CP,挺好挺好。

新年快樂,新春好兆頭!!!!!!!!!!!!!


注意事項:

衍生作品: Star Trek & BBC-Sherlock & 全職高手

CP:SK、ML、葉藍

聲明:妄想屬於我。

分級: G (清水、含蓄、無負擔)

其他:
1.
這篇雖然不算Crossover,但是CP有:SK、ML、葉藍
2.久未寫作,語死早,求原諒







*正文



【ST-AOS&BBC-SH&全職】[SK][ML][葉藍]新年快樂




全倫敦就數這間位於蘭貝斯區的辦公室最為安靜,尤其在全倫敦居民皆高舉米字旗狂歡的今日,這裡簡直遭受了禁錮,連同辦公室的主人一同凝成筆挺立像,在眼前的觀景窗上落影。


凝視著窗外紛飛的雪花,男人唇線緊抿。


說實話,男人有一些緊張,因為他無法肯定這樣的決定是否正確——噢上帝,他,Mycroft Holmes,在一年的最後一天拋下工作!多荒謬的一個想法!
但對於這不請自來的荒謬念頭,男人覺得裡面充滿了足可比擬甜食的甜美誘惑,令寫滿周身細胞的自制力全都罷了工。


Mycroft,他——突然想見見他那親愛的探長。


不是隔著Mycroft那些小玩具,隔著螢幕的渴望只令人更感饑渴,一點也滿足不了他。話雖如此,但這並不表示Mycroft並未將指尖撫觸上監視器螢幕,事實正好相反,螢幕裡灰髮男人即使在值班,也感染了那過節的氣氛,飛揚如星的笑容映得雪花失卻光彩,亦將螢幕前的他映出些許失神。
瞧著自己禁不住撫上螢幕的指尖,Mycroft悲哀地聽見自制力潰堤的聲音,以及自心底噴湧而出的貪婪咆哮。


——嚮往觸上銀亮髮梢,渴望知道雪花凝結在男人笑容上是否會沾上果香。


Mycroft對著玻璃倒映裡自己那副貪得無厭的神情挑眉,喉頸上緊繃的線條是對即將做出的決定,表達理智得毫不贊同。然而與之相反地,手裡的動作卻是扯動衣襬端正身型,接著轉身,剪裁合宜的西裝衣襬一如既往旋出優雅,皮鞋在地毯上踏落無聲。


大門掩上。




——零亂的艦長艙房與鏡子前搔首弄姿的金髮人類。
這就是Spock打開房門時,撲面而來的模樣。


當然,這顯然不是令人感到愉悅的景像,然而面對眼前一片零亂,瓦肯人一如既往地將背脊打得筆直,僅有略為偏動的腦袋能讀出其中的一點困惑。
「艦長,容我提醒你,宴會要開始了。」尖耳朵瓦肯人說,語氣裡帶著一絲嚴峻(雖然要Kirk來講的話,Spock顯然從未對他和緩過——瓦肯人就是一群硬著腦子硬著心的冷酷生物!)。
「噢,Spock、Spock、Spock!這可真是場災難不是?」金髮男人噘了噘嘴,面容上漫佈不耐「瞧,我將整個房間都翻了去,還是沒有找到一件該死的衣服!」
「軍禮服在你身上是合宜的,艦長。」黑髮瓦肯瞇起眼,褐色眼珠顯得迷惑不解,尤其當他在聽見他的艦長因為他的話而笑得咯咯作響時。
人類的情緒總是顯露得失禮又不合乎邏輯。
「我當你這是對我的稱讚!畢竟我也覺得軍禮服在我身上超讚!」金髮人類愉快地擺擺手,看起來並不真正糾結於服裝問題,雖然他上一秒才拿起另一套禮服在自己身上比劃了數下,並且當下手裡正抓著另一套服裝。「吶,Spock你覺得這套怎樣?黑色皮衣還有破爛超低腰牛仔褲?我想穿在身上我會看起來非常性感——」
「艦長,距離宴會開始還有剩10分20秒。」略顯急促地截斷Kirk未完的話語,企業號上首席大副毫不贊同地抿唇「並且,我並不認同於你的服裝選擇,考量到身份與場合,軍禮服為恰宜的抉擇。」
恰宜的抉擇?真是天煞的恰宜抉擇。
金髮男人扁了嘴,垮了肩膀,瓦肯人糟糕的社交能力實在令Kirk難以忍受。他們的不近情理就像舊金山令人髮指的天氣、Bones從不止歇的大聲抱怨,還有Scotty血液裡永遠超標的酒精濃度一樣,令人渴望發自內心地大聲咆嘯,並妄想著能夠透過怒罵而改變他們,至少使他們看起來順眼些,但想當然的,這全是癡心妄想。
該死的,Spock的不近情理簡直都要令他懷疑起自己的魅力值了!
嘆口氣,Kirk嘟囔著扯了扯衣襬,再轉過身扭頭盯著門口負手而立的嚴謹身影「一定要參加嗎?這種新年活動?這種活動可沒人希望長官露面!況且新年活動本來就該混進某間美好的酒吧,用那些有那麼點違法的酒把自己浸泡在裏頭——嘿,別假裝你不知道酒吧裡有什麼!這不是聯邦,你可管不著!——然後再跟獵戶座女孩在床上跳支舞,她們的舞步真夠火辣的哈!」
「艦長。」Spock沒有對Kirk的話作出任何他所希望的回應,有的只是安靜地喚了聲。
對著Spock的反應撇撇嘴,Kirk誇張地嘆了口氣。
還能怎辦?誰叫這該死的綠血妖怪是自己的大副,還是全星聯最優秀的。
「Jim!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是Jim。」Kirk無奈道「這樣吧,叫我Jim,我就會去。」
沉默數秒後,Kirk聽見一如既往,Spock總會為他不合邏輯地妥協——



「Mycroft!」
灰髮探長在瞥見街角處那佇傘而立的身影時,原先尚算警戒的面孔瞬間露出驚喜的神情,他可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瞧見Mycroft——人聲嘲雜、摩肩接踵,陌生人的呼吸與汗水全混合成令人尷尬的氣味,以及藏匿其中的犯罪!所謂跨年會場,簡直是Mycroft這潔癖鬼所厭惡的集合!天知道這男人怎會出現在這與其格格不入的場合。
不過看到這預料之外的驚喜,說不得,還挺愉快的。灰髮男人轉頭朝黑人女警交代了聲,扯了扯風衣領後小跑步迎上街角的微笑。


「怎麼來了?」小跑而來的微喘掩不住男人吐出歡快調侃「哈,難道大英政府那不安的小心思,終於令他將那雙看不見的手觸及跨年這市民的小小娛樂節目?」
聽著眼前男人蘊著笑意的調侃,Mycroft眨眨眼,禁不住將嘴角的弧線抿得更虛情假意點,就好像這象徵著熟稔的嘲諷是凜冬裡的暖風那般宜人。
「啊,親愛的Lestrade探長,在回答您的問題前,請容我糾正你個小錯誤,」Mycroft嘴裡吐得義正嚴詞,「敝人僅是身居末職的小公務員。」
「收起你虛偽的表皮,該死的小公務員!」輕哼了聲,被稱為Lestrade的男人毫不領情地撇嘴「老實說吧,來做什麼?這種場合不需要你這種大人物。」
「唔,來慰勞跨年夜仍辛勤工作的好探長?如果你願意相信這官方說法。」指尖沾上比監視器裡看起來更銀亮的髮梢並抹下一點雪,Mycroft幾乎柔軟了笑意「私人點,Greg,我想一年的收尾給自己放個五分鐘的假並不過份,畢竟一年的最後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五分鐘後不就是整點嗎......」Lestrade抬手看了看錶,莫可奈何地朝這干擾他工作的傢伙瞅了眼,而後在雪花紛飛的倫敦夜裡咧開了夏天的暖陽,將積雪融成一片南洋果香。


「行,就和你一起跨年吧,我的政府?」
Lestrade這樣說,榛色眼珠閃爍。




「這不是個好主意,艦長。」
在宴會現場旁的長廊,企業號上首席大副不解於Kirk為何停住了腳步。這是企業號在五年任務裡迎來的第一個新年,於情於理上都應該參加。雖然Kirk嘴上總嚷嚷著一切,衝動且不合邏輯,但他總是有其分寸(即便這其中的分寸,自己並不全然認同)。那麼在這種距離宴會的高潮僅剩5分鐘的情形下,企業號的艦長卻拒門不入,顯然不合乎邏輯——當然,艦長又自認其有分寸地說他有個計劃。
「噓!Spock,這計劃可好得很!」Kirk衝著Spock撲搧了下睫毛,藍眼睛溜轉著「我們就躲在這個沒人可以看得見我們的轉角處一起倒數,直至跨年的那秒衝進會場內,朝所有人大叫新年快樂!哈,這鐵定很有趣!」
「艦長,這種作弄人的行為並不會構成『有趣』。另外容我指出,在過來的路上,你已經與13名船員打過招呼了,在眾人皆知道你會到場的情形下,這不完備的計劃並無實行可能。」
挑高眉尖,瓦肯人收起下顎,字句吐得刻板——很顯然,又一個Spock式的不贊同。然而這並不影響金髮人類的歡愉心情,Kirk用著唱歌般的輕快語調對著尖耳大副說著「這計劃很完備!而完備的原因恰恰是因為有13個船員知道我們正在前往的路上!並且,還有你跟我在一起——他們相信你會阻止我做些出格事!」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你終究會選擇和我一起跨年?我們可以一同趕在最後一秒給眾人驚喜!」
歡快地咧開嘴角,嬰兒藍色的眼珠被笑意感染得像是蘊注了銀河,Kirk懇切的笑容燦爛地一塌糊塗。


若Spock是善於表達感情的人類,那麼他將會苦惱地說「究竟有誰拒絕的了這笑容?」,但Spock畢竟不是人類,所以在新年晚會高潮前的三分鐘,他所做得僅是從被Kirk推壓藏身的陰影中,伸出手扳過那探頭探腦的金色腦袋......



!!!!!!!!!
葉修!!!!!!!!!!!!


驚恐地盯著眼前突然湊近的虛胖臉,藍河張口欲言,最後竟愣是無話可說,這該說槽點太多不知從何吐起嗎?別在人專心看新年特別節目時,搞什麼單手扳過人頭的......扭脖子扭去了小命是你賠嗎?再說同時還狂爆手速切掉老子看到一半的節目啊!這樣又得重新讀條了!人幹事!
「小藍啊,雙開視窗竟然是看這種東西,還不如開個視窗陪哥打榮耀啊!」右手支著下顎,左手就著原動作順勢就將藍河柔順的頭髮揉成個鳥窩,並有趣地看著對方著腦地甩頭,然後縮著脖子費勁順毛。
「看節目哪能同時打榮耀了?大神,我又不像你技能點都點到榮耀上了。」對著這在三次元不靠譜的大神,藍河只能揉著眉心並不斷說服自己要平心靜氣:「再說這兩個節目可好看了,也是新年特別篇,應景!」
「一個是馬桶蓋頭另一個是髮際線危機,有什麼好看的?看基情嗎?」葉修叼著未點火的煙,不正經地上下晃動。他可不能理解這有什麼可看的,瞧這劇情演進,跟沐澄成天抱著PPS看的韓劇差不了多少,就是個愛來愛去的節奏。沒看到那個馬桶蓋頭都要扳過人類的腦子親下去了嗎?還有那個BBC拍的片,裡面兩個大叔,那笑容簡直信息量太大令人看不懂啊!
「什麼基情!據說後面可精彩了,Spock扳過Kirk的腦袋正巧躲過潛入星艦中星際海盜的襲擊,而Mycroft則和Lestrade探長一起跨年,並且一個緬懷大偵探的逝去,一個期待著新年偵探的回歸!再兩天就要開播下一季啦!」
翻了個大白眼,藍河轉回身就要將被關掉的頁面切回去重新讀條,卻見旁邊的葉修一把搶過滑鼠,並以有效操作計算的超高手速將螢幕畫面切到春晚。春晚,那是個載歌載舞,一個與阿宅們全然無緣的燈光世界。
「葉修!!!!!!!!!!!」
「都知道了劇情了還新年特別篇呢,不如看看春晚!」在對方暴躁的大吼裡,葉修撓了撓耳朵,接著恬不知恥地拆了藍河的鍵盤與滑鼠藏到了身後,嘴上同時調侃道:「喲,還是小藍堅持非洋片不看?崇洋媚外!這麼不愛國!」
「明明是高端洋氣!!!這是水平問題!!!」怎麼只是看看影集就得被說崇洋媚外,我這是得罪誰來著!不過終歸瞎扯淡嘛,也沒啥!比較令人惱火的是,探手去撈被葉修搶走的鍵盤與滑鼠,撈了半天撈不到就算了,還換得葉修大神不要臉地拿著藍河自己的東西,搖晃得跟個逗貓棒似的,逗小貓啊?。
藍河覺得心好累,最後頹然栽倒在電腦桌前,棄械投降。
「.....大神,你就這麼無聊嗎?」將臉埋在雙臂裡,導致藍河的聲音甕聲甕氣含混在電腦螢幕上的春晚裡,節目時間已經快進入倒數的時候,10、9、8........
「嗯,是挺無聊的。」順手把鍵盤與滑鼠扔到了一旁,葉修扭了扭脖子接著也軟了身形,前胸貼後背地趴到了藍河身上,洗髮精的薰衣草香挺好聞的——享受地瞇起眼下巴抵上了藍河的髮旋後,葉修道:「把人叫來G市說要跨年,結果最後竟是窩在屋子裡看新春節目。有你這樣的地主嗎,嗯?哥可是拋棄興欣那四箱煙花千里奔來呢!」
原先閒散懶趴著的藍河,聽著這話猛地就是一個機靈,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這可不是嗎?人都來了,自己沒帶人去參加跨年晚會,還可以說那是怕嚴冬如同對待敵人的冷酷勁,把人凍著了!現在就這般龜縮室內,還在這與對方計較著節目,自己怎麼說都心虛氣短啊。
「......對不起........。」
「嗯?別道歉啊!逗你玩的呢。」瞅著爬起身後一副愁眉苦臉的藍河,葉修趕緊湊近捏了捏臉順個毛。「其實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挺好?」藍河說,這次聲音沒有含混在春晚的節目裡。


跨年時間倒數5。


「挺好的,跨年嘛,可以在今年的最後一天看到你。」葉修笑了笑,貼近,額抵著額。


4。


「也可以在新年的第一天看見你。」捧住藍河的臉頰,耳朵的溫度有點燙手。


3。


「還可以窩著一起睡過年,嗯,大新年就這麼膩歪,好兆頭!」啊,說錯話了!然後毫不意外地被藍河一巴掌推了開來。對此,毫無悔意的葉修露出一如既往地懶散笑容,繼續說道。


2。


「並且——我會是第一個祝福你的人,這不是挺好的嗎?」葉修說。


這是藍河第一次覺得葉修的笑容比窗外慶祝的煙花還絢爛,璀璨到有點不那麼科學。
嘛,不過無所謂。
藍河想著,誰讓自己就是喜歡?



1。



煙花炸。






新年快樂啊!









END.




*所謂後記

新年快樂啊諸位wwwwwwwww

這篇文說實話比較適合12/31整點時更新,原先打算也是這樣,可是老問題沒有頭啊。
但沼澤說就算是新年一月一日更新也是新年快樂,圖個好兆頭!
嘛,我想也是。
所以就有了這篇文。

來說說這篇文吧。
我第一次使用這種穿插式的寫法,但是只試驗過一次就決定不要有第二次了。
這種寫法根本是三篇文當一篇用,為了要寫這一篇,我就必須想三篇跨年梗!
這還不打緊啊,一次三個文風,文風轉換上簡直Hold不住。(當時手一滑在ML的段落打下:臥曹Mycroft這潔癖鬼出現在跨年會畫風不太對啊!!,結果還在LINE上跟汪哭訴說我不要寫了哎)
就是一個心累,雖然很有趣。
尤其為了讓視覺效果(?)有所銜接,每個段落間嘗試著將畫面連接而上,還有時序。
這個是這次寫作上我覺得最為有趣的部分,花了點小心思處理,如果被看出來了我會有點開心(blush)

不過同樣的,因為太久沒碼字了,在文字的運用以及表達上,妖怪我實在有那麼點手生。
有幾個梗想寫,但是劇情發展卻無法順利填入,如照原定計劃填入,那麼文章的節奏上就會顯得冗長,有點遺憾。
這事反映出我在結構操作上的弱化,以及表達能力的退步,實該反省。

話雖如此,但最後結果看起來似乎尚可接受?
好兆頭啊!
尤其好久沒有這樣通霄寫作了,當文字從指尖上流出時,真覺得就像重新遇到了舊情人,有點懷念卻又有初戀的興奮,瞬間就是又會愛的節奏啊!
真的好喜歡寫作,我覺得比起畫圖,也許我更喜歡寫作吧。

好久沒有寫文了,廢話有點多,嗯。
就到此為止吧。




以上。



✪紀錄一下:2014.1.1. 噗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