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9日 星期四

【ST-AOS】[SK][AU]龍族祕寶

暨大新年寫作之後,又寫了一篇啦!!!果然是好兆頭!!!
雖說我以為我會寫葉藍呢,誰知還是我的真愛,ST啊!!!!!!
連人生第一次寫AU都是給ST,這到底占了我人生中幾個第一次?

唉,真好w




注意事項:
Star Trek - AOS
CP -Spirk (Spock&Kirk)
PG

AU:Spock是龍。

又一次感謝沼澤校稿啦,說真的,我覺得我對妳的永無止境,拜大神(跪






*正文




【ST-AOS】[SK][AU]龍族祕寶



"Spock!我簡直不敢相信,你竟然瞞著我!"
右手胡亂將頭髮抓扒成個鳥窩,衣衫不整的金髮男人面上表情就像是從睡夢中被驚醒那般滿布著慌亂。
事實也是如此,沒有人在睡到一半時猛地被轟然巨響砸出夢鄉能夠不受驚嚇!就算是那全星系——甚至是全宇宙最出格的Jim Kirk也一樣。尤其伴隨那聲轟然迎面砸來的,可不是個熱辣的獵戶座女奴,而是一個像是遭原子彈轟炸過的半毀艙房,以及——

一隻龍。

還是隻稱自己是Spock的龍。

天煞的,他記得自己所處該是上世紀科幻劇本裡的24世紀,怎地一睜開眼自己就開拍了奇幻片?
並且,眼前這隻該死的、有著暗青色晶亮鱗片,噴吐腥羶氣息的生物,還令Kirk不得不相信這是昨晚跟他滾了床單的瓦肯人.......好吧,至少在昨晚睡前那還是個尖耳朵的瓦肯渾球,不論如何,他也只能相信(不得不相信)這是Spock。
如何能夠不信?當那隻,呃、龍,用著棕褐眼珠上本該是人類眉骨的部位,上挑出不易察覺的5度角,並露出一副看蠢蛋的神情時,Kirk覺得那表情自己簡直他媽的不能更熟悉。
這隻龍正用他那"特別瓦肯"的表情說——Kirk你屬於人類的腦迴路是短路了嗎?昨晚跟你度過還睡一張床的就我一個,那麼醒來瞧見一條龍是前晚跟你共度的人顯然是完全合乎邏輯的。既然合乎邏輯就天煞的正常到不行,根本沒有任何需要呈現人類驚訝情緒的地方,就算對方是一條龍!
是龍。
是龍!
是龍!!!
光是龍這生物本身就徹頭徹尾地不正常了!尤其在認知裡這之前還是個瓦肯人!
好吧,也許這並沒有那麼值得驚訝,是吧?畢竟連遠古神祇中的阿波羅都可以是眷戀地球的外星生命了,那麼,其實自己跟隻龍心神交融在一起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的事?

"上帝啊,Spock、Spock、Spock!你該知道我可半點不介意你是一條龍。"湊近那個’以非類人生物來說極端良好的姿勢’趴伏於地的龍,Kirk有些惱怒同時又有些好奇地用雙手捧住龍首奮力地揉動,並毫不意外地收獲了又一個Spock式的無奈神情,這簡直將他逗樂了!令他不住咯咯笑著,一邊對著這傳說中的生物上下其手。

瞧瞧那在燈光下隱隱泛著輕靈光芒的鱗片、堅實有力的肌骨,看似平滑指尖滑過時卻略刮手的翅膀,還有那雙蘊著無奈笑意的棕褐眼睛——哇喔,Kirk覺得自己這會兒絕對是近代最酷的艦長了!

跟一隻龍滾了床根本不是勞什子難以接受的事,而是超級讚!讚爆了!

並且——

"Spock!你是條龍!貨真價實的龍!"歡呼摟住那屬於他的青黑龍族,Kirk語氣裡的歡騰,顯然已將不適應的著惱拋諸腦後,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名為期待的情緒"所以龍族世代守護的祕寶在哪裡?是金幣吧!絕對是金幣吧!那種遠古時代炫人目光的金屬礦物!"

"......Jim,聯邦已不再使用金屬貨幣,那些金幣對你並無用處。"即便是龍,自小遭受瓦肯薰陶的企業號首席大副,語句中仍是那刻板聲調,只有噴吐出的腥羶以及夾雜語句中那丁點無奈情緒,方露了那非瓦肯的餡。"並且,於此種情況,人類關心事情的因果才是合乎邏輯的。"
"拜託,Spock,若你願意,我是永遠願意聽你說的,關於你為什麼是一條龍,或者其他什麼的,但這些根本不急於一時!"不滿噘嘴,Kirk給Spock的回應只是骨碌著藍眼,以及滿面的期待"告訴我答案,對於那些遠古的傳說!拜託,我想知道!"
睨了眼那因寫滿希冀而閃閃發亮的面容,Spock依憑著經驗本該知道,Kirk跟邏輯二字向來背道而馳。
他本該知道。
年輕的龍對著他那人類艦長沉默良久,最終還是壓低了腦袋,促使彼此視線足以平齊。
"並不全然。"龍吻吐出嘶啞。
"喔?"興趣盎然。
"龍族各自所恪守的寶藏並不全然相同,大多是黃金。這只能不精確地陳述,因為從未有人統計,"龍鬚搔過Kirk的腦袋,像是教訓卻又帶著親密,青黑色的龍頓了頓,"只能說大多數,是的,是黃金。"
"唷喝!"金髮人類歡快高呼,解謎後的暢快讓他無視Spock意料之中的抗拒親吻上龍頰,並以指尖搔刮上顎邊細鱗,然後在聽見好似貓咪的呼嚕聲時暢快大笑。
"Spock先生!這簡直是個好消息,這代表著我們有機會去獲知那些傳說中的事物,五年任務啊!探知龍族祕境哈!"
"艦長,我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我們不應該打擾那些穩定的文明。"
"但我們可以從旁觀察,Spock!那些規矩我可不會比你迷糊。"倚著這龍身擺手,Kirk咧開抹微笑,撲搧眼睫下是一閃而逝的狡獪。

"那麼,我們Spock先生的寶物是什麼呢?"金髮男人扭頭擺出他自認最迷人的笑顏,循循善誘。
"我自幼居住於瓦肯,接受Surak的教誨,所獲的至寶是邏輯。"龍族後裔回應誠懇。
"還有呢?"
"......邏輯。"
"真的沒有其他?"追問。
"艦長,你的疑問令人費解,對於已然確認的答案提出懷疑,並不會改變任何結果。"青黑龍首就像那個Kirk所熟稔的瓦肯那樣,偏了偏腦袋,用著赤誠的雙眼直瞅著他。
"真的沒有?"毫不死心地追問,人類正對上那帶著遠古氣息的美麗生物,直望而去的嬰兒藍眼珠裡流盪著的是人類特有的光芒——那是蘊著億萬星河的寶石,有如瓦肯乾地裡的泉水那樣奪目。

還有那頭比金幣更燦亮的髮。
Spock感覺自己在這只有人工燈光的艙房內直視了豔陽,不合邏輯。

將那被失望壓落的身影一翅捲入安放,青黑龍族以龍吻噴出幾近喟息的聲音,就像當他身為瓦肯時,面對這金色人類總無法成功抑止那般——充滿情感。



龍吻湊近,吐息低喃。




"沒有,以邏輯而言,沒有。"









END.










*所謂後記

我只想寫養龍,好想寫養龍,好想寫養龍30題啊!!!!!!!!!!!(掩面
其實這篇是養龍題中那個「金幣,我只要金幣」的改版(?)
我也不明白為啥寫一寫就往這方向走去了嘖
原本還只打算手寫百字,誰知就變成這2000字啦!!!!
誰可以告訴我中間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啊?(施主這樣問你自己

另,越來越懶於更新了,為什麼呢?(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