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

【ST-茶會REPO】星際聯邦學院入學典禮及軍演報告


ST-茶會REPO】星際聯邦學院入學典禮及軍演報告
  • 會議名稱:星際聯邦學院台北分部入學典禮
  • 會議地點:台北市大同區成德路三段232
  • 會議時間:地球時間20161217日星期六
  • 主辦:星際聯邦學院招募中心
  • 紀錄:妖怪(種族:瓦肯)
  • 附件:星際聯邦學院臺灣分部入學名單、現場實錄影像、成果發表




一、在「報到暨領取包裹」的場合
在地球時間2016.12.17,我受邀前往參加《星際聯邦學院台北分部入學典禮》,在經過47分鐘的路程(總計13分鐘步行及34分鐘車程),我於地球時間1255到達會場,於人類的自古流傳至今的禮儀中,提前5分鐘到場是合乎邏輯的。
然而很顯然地,人類就是那麼不合邏輯的生物,並且整場星際聯合軍演就是一場高度情緒化生物集合後所呈現的結果


()關於那粉紅色毛絨絨生物。
在報到處,堆放於工作人員左手方向,那群咕嚕作響的生物。
那群形色各異、在桌面上輕微抖動的絨毛生物簡直是最不合乎邏輯的存在。
先不論Tribble是星際走私商人非法走私之物,在這場入學典禮,聯邦亦吸收不少來自克林貢的學員,而克林貢人對於Tribble的恐懼為眾所周知之事。既然如此,在報到處擺放Tribble將有可能對於星聯學院的校譽造成傷害,這事必須要解決。
況且——
「好了,這是您的包裹。而座位在最裡面第一桌,瓦肯星專屬座位。」
…….。」面對親切的工作人員,我一邊猶豫著是否提醒她們Tribble對克林貢人的危害,以及這發出咕咕聲響的生物是如此令人分心並且對於教學毫無幫助——尤其是指那隻正在輕微顫抖的粉紅色Tribble
「?」工作人員面帶微笑,眼神令人費解。
「好的,謝謝您。」我挑了挑眉,嘴角略微抽動。
Facinating.
我不是喜歡Tribble的,(畢竟「喜歡」這個詞彙對於瓦肯民族來說實在太過情緒化,使人有那麼點難以接受。)而是那柔軟的毛髮在透過指尖撫觸的過程,極度有助於神經的放鬆,就像地球上名為貓的物種。
有鑑於我的提前到場並且為星際聯邦校譽認真考量,享受Tribble柔軟毛髮舒緩過神經作為到場獎勵,是合乎邏輯的。
()入學典禮必需品
  • 入學證明書:接受電子版檢閱。
  • 瓦肯祝福禮手工烤餅乾:感謝學院對於瓦肯禮儀的推廣,我相信這預示著瓦肯的勝利,LLAP
  • 徽章型餅乾:因為是餅乾,所以不具有通訊功能。
  • 不知使用功能的三角型壓克力板:提醒我得向工作人員詢問其作用。
(*結果:據說是杯墊,顯然我在修補教程時將其作為三角板定位,並非常態使用。)
  • 醫療組圓型徽章:我想我願意分享給我的醫官,以示我對他的友好。
  • 餐盒:將葷素分開,為此我想給予星聯學院的工作人員最高讚譽。
  • 企業號杯: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
()這就是我的邏輯。
身處異地第一時間觀察周邊環境是合乎邏輯的。
  • 瓦肯:Surak的教誨始終與我們同在。

1. 對話1

A:你的論文題目還好嗎?
B:我的論文題目blablabla…….
2. 對話2
C:你在看什麼?(手頭翻閱著PADD)
D:嗯,影視分析。(《讓子彈飛》的分析帖)
C:我也是。
3. 對話3
E:禮物包裝?
F:是的,利用時間完成緊急需要的禮物包裝是合乎邏輯的。

4. 我:(進行周遭動線觀察)

   5. 小結:
                顯然瓦肯的種族特性促使我們,理智交流遠勝於了解彼此,自我介紹對於各議題的論述毫無幫助明顯可以省略。

  • 安多利人:攜帶了當前全宇宙最佳拍檔組合的熊寶寶玩偶,並且喧鬧不休,安多利人
  • 羅姆蘭人:羅姆蘭早已背離Surak的指引,是以如此直接的展露歡快情緒。
  • 克林貢人:「擊火瓦肯!!!擊火瓦肯!!!!!!
聽聽這話語如此的不合邏輯。(挑眉)
  • 獵戶座人、貝塔索人由於星系距離瓦肯太過遙遠難以觀測,暫且加入保留名單。
  • 結論:
身旁是即便和解仍有所舊怨的安多利。
斜後方星際聯邦最大的敵手,克林貢。
正後方提醒著母星滅亡的傷痛,羅姆蘭。
瓦肯星所處的地理位置讓人必須處於高度的戒慎恐懼。
……這是否代表我們瓦肯並未與人類以外的種族建立相當友誼?(思考)
()原來是百香果汁而非plomeek湯。
星聯學院提供相當美味的餐點,紅茶、綠茶,以及百香果汁。
我了解plomeek湯對於瓦肯以外的種族並非美味,尤其人類的味覺不如瓦肯敏銳。
考量多數人的需求遠大於少數人的利益,以百香果汁做為plomeek湯的替代湯品是合乎邏輯的。
個人對於星際聯邦學院所為的決定表達肯定。


二、在「制服製作」的場合


()《制服製作》又名:當面對您的艦長上衣又一次開胸時的簡易修補教程。
由於前來瓦肯支援的指揮官,以人類的表述方式而言非常喜歡全宇宙最優秀的艦長James T. Kirk,甚至為了表達對Kirk艦長的敬意,不惜以鮮血染紅其製作的戰損露胸版書衣範本。
請容許我在這裡為我們的指揮官PK子致上最深的敬意。
然而受傷了,仍舊充滿熱情是不合乎邏輯的。
請依循正確的程序迅速處理,艦長。(E:快點包紮不要發廚!)
當然也因為其敬業程度,對於面對所有Enterprise艦長必定開胸的緊急措施我們有了寶貴的實踐機會。
駐守於瓦肯星的醫官迅速從醫療包內取出藥品及OK繃等急救措施,果然醫生的人性與後勤手段,是最值得大家擁有的。
Save the Doctor, save the world.
()戰損露胸版書衣的製作必須做出乳頭才合乎人類生物學。
戰損露胸版,請參閱Star Trek阿爾法象限紀錄影像,編號S02E01
………..依據紀錄影像的呈現開胸結果是來自於Spock大使年輕之時?(挑眉)
Live Long & Prosper.
(*註:參閱PK子於官方plurk上的實體照。)
()傳聞艦長對於Tribble這種生物感到難以忍受
因為——
我們的指揮官將Tribble當成針插。
關於這點是否有虐待動物的疑慮,有待商榷。
()E表示:「我們是否應該使用縫紉機才合乎邏輯?」
我對此表示認同,雖然我,並不具備這項技能。


三、在「戰略能力實測」的場合
基於戰術素養的增進,以及促進宇宙防衛,星聯學院舉辦了聯合軍演,並分配每個星區總共只有六台的傳奇星艦Enterprise來奏響戰爭的號角!並以連續三次的砲擊作為示範,用以傳達星際聯邦愛與和平的宗旨:
關於星際傳說Kirk艦長與Spock中校不得不說的故事,一切都只為了如此目的——為了愛、因為愛、真愛之吻。


()問題:Spock的母親是誰?
當這個問題響起,而眾人正在苦思冥想之際,身旁猛然響起回應。
C&D:「Martha。」
不,不是瑪莎這個激烈行為的安全詞,而是Amanda Grayson,遠嫁瓦肯的偉大人類女性。
C&D:「Grayson。」
望著身旁異口同聲的兩位同仁,一瞬間我非常人類地感受到當一位瓦肯人廣博涉獵時,反射反應究竟會造成何種錯誤結果。
我想我得先向我的同仁釐清:
這裏是凱文宇宙,而非DC宇宙,所以並沒有Martha WayneMartha Kent以及Dick Grayson的存在。

()瓦肯vs.羅姆蘭vs.克林貢
戰鬥開始,依據軍事演習排序,應由我們對空鳴槍打響第一砲。
對於任務目標的選擇,身為一個前後左右都是敵人的瓦肯,考量諸因選擇一個突破口是合乎邏輯的。
  • 對於安多利人,在經過亞契艦長的努力後早已化解矛盾,開啟戰局對於星際和平的維護並無利益;星際聯邦的最大隱患,克林貢,就做為備選吧(尤記得開戰前,克林貢人集火瓦肯的宣言?)
                       羅姆蘭人。
                      曾經消亡的文明幽魂於深淵之中呼喊我們,實在無法無視大劇本的意志,挑選其為首要攻擊目標是合乎邏輯的決定。

  • 攻擊開始,一發光子魚雷發向了羅姆蘭,另一發射向了克林貢,先發制人。很顯然,這種行為激怒了兩個情緒化的民族——對於暴力,我們絕不妥協。
  • Shields up
  • 羅姆蘭人報復式的怒吼協同克林貢人的狂熱撲面直來,我們始終保持冷靜,操縱著星艦進行程序上的規避,如果以人類的情感陳述,那麼便是——
我們在一片砲擊中甩尾風騷
  • 然而,身為科學官與醫官的組合,欠缺指揮官在場,對於準確度的掌控,實感棘手。面對砲火攻擊,艦長不親自指揮而是參與離艦任務是極端不合邏輯的。
  • 我是醫生(科學官),不是火砲手(星際牛仔)。
  • 肯定的,即使如此,針對羅姆蘭人的命中率仍然是打兩發,中兩發。(抿唇)
  • 最終結果?
Peace and long life.(挑眉)
()瓦肯的觀點
  • 集火我們是不合乎邏輯的,以分數取向,當前應該以獵戶座星系為集火對象。
  • Facinating,事實上每一組的命中機率相同,集火我們是不合乎邏輯的。
  • 備妥一顆新瓦肯在身後是合乎邏輯的,集火我們是不合乎邏輯的。
  • 分數計算應採取閃避數與命中數配合計算
  • Interesting,我們只是有記得開防護罩(挑眉)
  • 紅色警戒,我們向星際聯邦尋求庇護。
 ()獵戶座的暗諜
原來獵戶座星人透過費洛蒙以及外貌優勢,潛伏於全宇宙各處。
個人深信,她們將是保有全宇宙最多秘密的人,她們溫柔惑人。
前提——當她們安定於和平之時。
真是神一般的命中率。
()神閃避以及神攻擊的解析
關於獵戶座的成員組合:艦長、醫官、輪機組
關於瓦肯星的成員組合:醫官、科學官(艦長離艦任務。)
這就是一個星系帶了TDD,另一個星系記得帶術士放buff的概念。
()結論:
在凱文時間軸,我們毀滅於羅姆蘭人的紅物質。
而此時,沒有任何人可以毀滅我們。
沒有人。


四、在「結訓: Live Long & Prosper」的場合。


()當軍演結束時,所有人在統計分數,而瓦肯卻是在......
收拾、喝茶、LLAP

Surak在上,生生不息,繁榮昌盛。
()聽說羅姆蘭只被擊中三次?
對於其中兩發魚雷來自瓦肯星艦,為此我們深感遺憾。
()聽說針對瓦肯星的圍剿,22發砲擊,19發空包?
肯定的,我們對於愛與和平的追求,並不會因此而怠於執行。
()事實上個人認為從多方考量,我們才是最終勝利的一方。
精神勝利法。(嚴肅)
()……真的是瓦肯的勝利?
是的,個人堅定相信,瓦肯的驕傲會在瓦肯的舉手禮上傳承下去。
(參閱官方Plurk最終整體大合照,肯定的,就是有人躺著拍照那張)
()就是瓦肯大勝利,再繼續否定,將有可能激發吾等PON FARRRRRRRRRRR


(使出瓦肯掐)


五、結語:
《星際聯邦學院台北分部入學典禮》就這麼圓滿的落幕,在此致上最深的謝意。
謝謝主辦方舉辦這場活動,場地交通方便,動線規劃優良,食物美味,並且手工小餅乾令人感動。也感謝所有參與者大家都非常投入,使得整場活動能夠順利進行。
最終以瓦肯舉手禮的祝福與祝福諸位:
Live Long & Prosper.



六、附註:
  1. 這是否是瓦肯星代表的第一篇REPO
  2. 我好想用小艦長口吻書寫。
  3. 對的,我就是想要使用咆!嘯!體!
  4. 那台驚嘆號生產器是如此吸引人,幾乎使我放棄瓦肯貓貓語。
  5. 忍不住戳了粉紅色吹寶的就是我。(赧
  6. 為什麼分組這麼合乎邏輯?為什麼瓦肯都不自我介紹啊?
  7. 瓦肯人沒有朋友!!!舉目所及都是敵人!!!敵人!!!(並不是好嗎
  8. 關於我們向星際聯邦發出救援,星聯僅發出口頭告誡,並未伸出援手,身為一個瓦肯人再次為自己的盟友感到失望。(並沒有!!!!
  9. 旋轉、跳躍、我閉著眼,微笑看不見,躲過砲擊了沒?
  10. 其實我真的以為是plomeek湯,想說這種神秘的湯品沒問題嗎?還好是百香果XDDDDDDDDDD
  11. 其實我曾經想去紅衫組,然而因為擔心紅衫的死亡率而作罷。
  12. 承上,為什麼是瓦肯被集火,凱文宇宙的瓦肯毀滅還不足以償還全宇宙的恨意嗎?
  13. 簡而言之,就是逃不過的被集火命運(逼哀
  14. 應該是人生第一次也估計是最後一次參加茶會,玩的開心,謝謝。
  15. 就這樣結束吧……所以有下一次茶會嗎?
  • 最後再次謝謝大家!謝謝!謝謝!!!!!!!!(重要的事情要粗體加大說三次)


後記:

想了想,我還是來更新了。
這篇報告我認真打了很久,對於這輩子可能只有一次的茶會做出紀念這樣。
人生總是有些事情想要記錄下來,而想這件事情會是一件。
希望大家喜歡:)

最近會重新開始寫作,應該吧,謝謝還沒有拋棄這裡的人,謝謝你們(真誠

剩下的都發生在噗浪上了啊,自己看吧XDDDDDD:https://www.plurk.com/p/m03zcq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